每次返香港,我都覺得這樣⋯⋯

每次返香港,我都覺得這樣⋯⋯

遠看香港,像LEGO一樣,每一粒都緊緊相貼,不容許有「浪費」的空間。到你著陸了,走在街上,自己都變成其中一粒LEGO,在擠迫的空間看不到廣闊的天空。

其實每次返到香港,都感覺不到香港人生活得開心

走在街上你看到幾多塊笑臉?工時長,物價高,食物、服務卻不見得好,到處是商場,強迫你消費,廣告不是瘦身就是借錢。除了購物食飯睇戲,其實有咩好做?

師奶們講是講非,大叔們粗口橫飛勁火爆,傾偈內容來來去去三幅被,劇集、娛樂八卦、消費著數、別人點點點⋯⋯最終是一個空洞,言之無物。

老一輩叫你在香港賺錢,後生一輩叫你不要回來

老一輩的會很關心你賺錢夠不夠多,身體健康最緊要,第二緊要就是錢!他們亦永遠不明白我為什麼選擇留在日本不返香港打份文職工安安穩穩過生活﹔後生或同年代的就會跟我說﹕「你真係唔好返黎喇,衣家香港咁樣⋯⋯有得走我都走呀!」可悲又可哀。

我也沾銅臭,我都想多賺一點去多幾轉旅行,有誰不想生活舒適一點?但我就是絕緣容易賺錢的行業,不懂得和金錢做朋友。大學揀讀中文,選擇以「揸筆」作職業,就不會埋怨賺得少。怨,只會不開心,而我只求生活開心,閒時寫東寫西,寫得好,還可以將正能量影響其他人,不是比只懂叫人消費的更有意義嗎?

我始終覺得,無論怎麼去追求滿足物欲、權利、地位什麼都好,最終你追求的將會是內心的平靜和富有,人人都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