喫茶店Cafe

原宿藥膳菜 Oriental Recipe Cafe

原宿藥膳菜 Oriental Recipe Cafe

前陣子(其實是3個月前…)跟一個香港朋友仔和台灣朋友仔約食飯,揀了原宿一間藥膳菜,Tabelog說得很厲害似的,總分得3.56,又有傳媒訪問,又有劇集取景。其實我只是需要一間坐得舒服,好吃、可以慢慢吃而又不太貴的餐廳。來旅遊的應該不適合,但住東京住久了的中國人或許會喜歡呢!

水母屋晚餐@自由之丘

香港朋友來日,希望吃個Relaxing dinner,還要是旅遊書上沒有介紹的,我便帶她到自由が丘的水母屋。對呀,你記得嗎? 是2年前令我一吃難忘的水母屋啊!

躺在Staub的露絲瑪莉雞

躺在Staub的露絲瑪莉雞

很喜歡整個lunch set的「演出」,充滿彩色的琦玉縣有機野菜與露絲瑪莉雞,躺在灰藍的Staub鍋,滋滋滋滋地上桌,小木板上四角放上沙律、漬菜、馬鈴薯、天然酵母麵包,單是看已覺滿足,味道也非常不錯。

說故事的Cafe@日暮里

說故事的Cafe@日暮里

「撐小店,反霸權」的小故事,東京也在上演。日暮里有一間叫「萩莊」超過50年的歷史建築,有心人眼見附近同樣擁有歷史的錢湯突然消失,深怕「萩莊」會遭受同一命運,於是改建成小型文化複合設施,1樓是cafe連藝術空間,2樓是美容院和建築事務所。

會再去的野菜Cafe@自由之丘

當我有很多很多要想要考慮、又有點落寞同時又很餓很餓的時候,實在非常需要一點comfort food。 於是,我又跑去自由之丘。第二次到訪Ohanaya。 選她,是因為看上小店的用心,是連鎖店比不上的。

追夢。手紙舍 一間實現夢想的Cafe

追夢。手紙舍 一間實現夢想的Cafe

與其說是她的舊與型格吸引我,倒不如說是她的故事引子牽動了我。因為這裡是一個實現夢想的地方。 「カフェと古本と雑貨 手紙舎」,兼書藉出版、發行網上雜誌、策劃活動、Cafe經營、賣雜貨。 8位主幹成員的手紙舎,聚在一起各有因由﹕ 有人曾經做過面對上億日圓的工作,後來辭職到法國遊學半年,寄居畫家家中當花王。回日後當了編輯,承擔起手紙舎的編集責任。 有人出身金融,偶然一次活動中遇上從事藝術的人,有所頓悟,決心脫離22年打工仔生涯,加入了手紙舎。 有人讀室內設計,因為貪吃,寧願動手造料理,於是在轉戰Cafe Kitchen,成了手紙舎的食物擔當。 我不由自主地想到現在這份工,每天都是看著營業額來過活,被數字追趕,或是客戶服務,處理投訴,有哪天不是營營役役? 2年半了,除了對商品還提得起興趣之外,我開始感到自己到了極限。 可不可以讓我放慢腳步,想一想每一步該怎麼走。錯的路走遠了,回頭的時間便更長。 我也很想,突然叮一聲,去做我真正想做的事。 手紙社 // 東京都調布市西つつじヶ丘4-23-35 神代団地商店街 // 京王線つつじヶ丘駅南口徒歩10分鐘 // 11:00~18:00(LO 17:30)// 星期一及二休息(公眾假期除外)      

夢想咖啡店@三軒茶屋

從下高井戶駅乘世田谷線到三軒茶屋駅不用20分鐘,短短兩卡車廂,像香港的叮叮電車,慢慢走,細看沿途風光。 距離車站約5分鐘腳程有間與別不同的Cafe,叫”The Sun Lives Here” .

子午線上的Cafe時光@惠比壽(已閉店)

子午線上的Cafe時光@惠比壽(已閉店)

*此Cafe已經閉店 近惠比壽駅有間不顯眼的Cafe。位置沒有優勢,靠的就是口碑了。我特別喜歡找這些小店,看看他們用心打造的食物和佈置,靜靜享受2個小時的long lunch,就是每個週末的好時光。 Greenwich Meal Time (GMT)。 於惠比壽區內它的評價算很高,也有雜誌介紹過。 有4款lunch,全部配麵包、湯和飲品。我挑了豚肉薯仔迷迭香風味Pasta,也不錯,是oil sauce,迷迭香的香氣頗突出。 麵包是法包,應該是來貨的,沒有小麦香﹔湯是薯仔忌廉,甜甜的。 可是廚師幾乎一次過將麵包、湯和Pasta端上桌,照顧一下客人進食的速度會較好。 另外再+200yen點了是日甜品香橙朱古力Tart。香橙用糖漿漬過,連橙皮都可以吃,帶少少橙皮獨有的苦澀,好吃。   這店主張客人提供一個讓你放鬆自己的空間,好好享受食物。 對,感覺也蠻自在的。只有3個Staff,一個打理樓面的小女孩,笑容非常可愛﹔一個高大胖胖的廚師﹔一個廚師助理的女生。 忙的時候,廚師都會出來替客人落單,感覺跟客人更親近。 我只是坐了一會,已有廚師3個不同的朋友到訪,來個weekend lunch為朋友打打氣,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 將來我也會開一間這樣的Cafe嗎?      

可以不朝聖 朝食の女王Sarabeth’s 

其實,我上星期已經試了東京超人氣新星餐廳Sarabeth’s,來自紐約,據說十分多名人捧場,今次首次於海外開分店,選了東京新宿Lumine。這是我對她的初歩認知。

Joel Robuchon伯伯的法式薄餅

Joel Robuchon伯伯的法式薄餅

以前因工作關係,曾經跟法國米芝蓮星級大廚Robuchon碰面合照(Well,沒有見到劉華那份可以幻想出來的興奮,不過人家說他有多厲害,我也不便當他是二流分子)。中環那頓午餐很美味,但2年多年的事,印象不太深,也就重提無味了。今天我到了有楽町駅附近的Robuchon,算是第二次跟他碰面了。

北海道四葉Cafe White Cosy

北海道四葉Cafe White Cosy

去Skytree是衝著她而去的,北海道よつ葉乳業直營店White Cosy,從札幌來的生乳味道。據說此店在當地經常大排長龍,首次於東京出店,選址觀光新地標Skytree。

環境出事了  京都然花抄院

環境出事了 京都然花抄院

讀Food Analyst學會﹕一間餐廳的關鍵不止於食物,享受食物的環境亦非常重要。除非你攞正牌是酒樓,擺明嘈,否則在此嘆茶,唉,o徙氣。

男孩像你 Cafe Ohanaya@自由之丘

男孩像你 Cafe Ohanaya@自由之丘

3個男生走在一起,不一定大魚大肉講波講女人,與野菜談一場戀愛都可以的。雙手搓揉野菜時,就顯得更溫柔了。

不能錯過的水母屋@自由之丘

不能錯過的水母屋@自由之丘

如果你喜歡原宿那間La Fee Delice,又或者我常提及的Cafe Medewo,又或者神樂坂成日排長龍的Galette店的話,你一定要認識一個新名字—クラゲストア(kurage store水母屋)。